首页 > 武侠仙侠

人道纪元

阴阳交融演化天地,孕育万物生灵。

许多随天地演化孕育而出的生灵,机缘之下得了大道,生了神通。能呼风唤雨,操雷控电,甚至移山填海都不在话下。

这些人占据着天地间各处灵脉和洞天福地,潜心修行,期望着有一天能超脱于天地之外。

人类便是亿万生灵中的一种,他们散居于天地各处。.

多年以来,南落一直搞不明白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人类,而自己又怎么会是人类,既没有那能刨裂树皮的锋利爪子,也没那跑起来比风都要快的速度,连最有威力的牙齿同部落后山的白狼相比的话,都有着天堑鸿沟般的差距。

“要是一头白狼就好,跑起来比风还快,爪子和牙齿更是锋利无比。”南落时常在心中幻想自己能像那头白狼一样纵横山川。

“幽暗的森林中,一行人在其中穿行着。一头白狼从幽暗之处无声无息潜了出来,当一行人走过之后突然跃起,从后面将走在最后的那人扑倒,尤未倒地之际,那森森白牙便已经狠狠的咬着那人咽喉了,无论那人怎么挣扎,最后都只能死去不再动了。”

南落自跟随族人上山打猎以来,已经不记得看到过多少次这样的场景了。他在睡梦中都忘不了那头白狼在咬着族人们脖子时看向自己的眼神——残忍而贪婪。

“他最想咬死的一定是自己!”南落在第一次看到白狼时心中便突然有这样的一种怪异感觉。以至于他才会想自己也是一头白狼就好,这样就不用怕对方了。

“要是变成一只鸟的话也不错,不但不用再怕那头白狼,还能飞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看那里都有些什么,还能飞到高山顶峰去看看祭司长老说的神仙长什么样子。”

祭司长老曾说见到过有人在天上飞,有人能长生不老。他说这都是修炼道法才会这样子的。南落便问祭司为什么不能飞不能长生不老。祭司回答说是因为年轻的时候太懒了,没有努力修炼。从来那以后,南落便努力修炼着,不分昼夜。偶尔得空时,他便会坐在自家门前抬头看着天空,希望能像祭司长老那样运气好,看到有人从天上飞过。

慢慢的长大了之后,他却是不怎么相信有人能在天上飞了。在他的眼中只看到一个垂垂老朽的人,见过的死亡也多了,那份飞翔蓝天,长生不老的心也就沉淀心底了。
关注【爱头像】微信公众号:爱头像 ←长按复制微信→添加朋友→公众号→粘贴→搜索→关注

阵惊天下

推开房门,一轮火红映入眼帘,院中的青石板显得有些破败,墙角一圈儿的刺玫是母亲亲手种下的,每日打理不断,在六月的微风中轻轻摆动。门口处两棵百年槐树粗壮到已经需三人合抱,依旧生机盎然,枝叶扶疏。

梳洗已毕,聂无双走到院子

2019-07-12 20:20:22

仙路迷途

佛曰:一花一世界,一木一浮生,一草一天堂,一叶一如来,一砂一极乐,一方一净土,一笑一尘缘,一念一清静。

涧日说:一爱一轮回,一恨一因果,一情一世纪,一仇一尘劫,一美一刹那,一丑一永恒,一书一仙路,一眼一迷途。

书中,爱,惊天动地;恨;翻江倒

2019-07-12 20:18:17

《剑侠录》全集

四川境地称盆地,其地势登高观之坑坑洼洼,有若鬼神凿掘之手笔,临远眺之此起彼伏,又恰似碧水晓波绵延,皆尽山川之色。得其地势,云雨无缺。汇百流纳川,风调雨顺,产粮食作物甚丰。是也称天府之国!
而成都,得盆地中一大平原,四通八达,

2019-07-08 22:18:57

孽龙道

洪荒太古·前尘往事

天地初开,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那一望无际的混沌,虽然其间充满了浓郁的先天玄灵之气,但是却没有任何的生物存在其中,整个世界显得单调而苍白,这就是后人口中的鸿蒙洪荒。

数千年,数万年,数百万年,数亿年…

2019-07-03 21:56:38

《九品神通》全集

天衍大陆,衍星历1620年6月。

带着一身风尘,白若在恢复意识的同时,只觉脑海中一阵畅快顿起,不由仰天长啸了声。

百年岁月弹指间。

记忆深处,自己好象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,梦境虽然若隐若现,异常模糊。但脑海中不时浮出几

2019-06-25 09:38:31

人道纪元

阴阳交融演化天地,孕育万物生灵。

许多随天地演化孕育而出的生灵,机缘之下得了大道,生了神通。能呼风唤雨,操雷控电,甚至移山填海都不在话下。

这些人占据着天地间各处灵脉和洞天福地,潜心修行,期望着有一天能超脱于天地

2019-06-17 07:49:51

英雄如梦

宋熙宁六年,西夏皇帝任末勒为征东元帅,夏州刺使王廖为先锋,统兵二十九万,分延州、凉州两路进军。末勒是西夏绥远王李俊成的得意门生,此人威震三军,将才绝伦。此番更兼有先锋王廖勇冠三军,西夏大军长驱直入,连破延州、凉州两大

2019-06-14 19:40:59

异世修妖传

天空黑沉沉的,仿佛天都要塌下来了,无数的银蛇在天上飞舞着,不断的从云层钻出又钻进去,方圆几千公里内没有一个人,只见空中正站着一个人影,咧咧的风声将他的衣袖吹的呼呼作响。

“终于到度劫了,成败在此一举了,我林潜龙今日必

2019-06-14 19:37:14

灵榜

深秋的时节已露出了些微的寒意,天气正下着蒙蒙的细雨,秋雨萧瑟,这连绵的雨平白弄得人心烦。

从东边的院子里传来了阵阵爽朗的读书声,这高墙大院里可不是学院,而是私塾。

在一间宽敞的房间里,约莫坐着一二十个孩子,这些孩子

2019-06-12 07:04:59